留言信箱  联系方式  
首页   |   康复中心简介   |   专家推荐   |   资讯分类   |   图片展示   |   客户留言   |   联系我们
资讯分类  
运动疗法
作业疗法
言语疗法
物理疗法
药物疗法
药浴疗法
推拿按摩疗法
感觉统合疗法
音乐文体疗法
针灸疗法
中医中药疗法
引导式教育疗法
自闭症治疗
智力开发
专家推荐
学校新闻
各界关注
典型病例
脑病常识
现代医学研究进展
社会救助
多动症治疗
蒙氏教育
文化教育
智力开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济南市伟众儿童康复中心智力低下中医治疗
济南市伟众儿童康复中心智力低下中医治疗
发布者:李恒鹏整理  发布时间:2016-03-06  阅读:1060   
【概述】
  智力低下又称精神发育迟滞、智能落后、智能迟缓、弱智,是指生长发育时期内智能明显低于同龄平均水平,同时伴有适应能力较差甚至缺陷,泛指脑发育不全、神经发育不全或大脑受损伤而智力发展障碍。
   智力是一种能力。它包括从学习中获得知识并从中获益的能力,思维的能力,解决问题和适应环境变化的能力,属于认识范畴。它决定于遗传和环境的相互作用。环境决定这种潜能实际上得到发展的程度,遗传决定在最适应的条件下可能达到的智力水平。
检测智力是用心理学方法,即智力测验,以衡量个人认识功能的综合水平。用分值表示的,称为智商。智商测验使用城乡标准化的心理量表,常用的有婴幼儿用盖塞尔(Gesell)发育诊断量表,学龄前儿用韦氏(Wechsler)幼儿智力量表,学龄儿和少年用韦氏儿童智力量表。此外,斯坦福-比内(Stanford,Binet)量表和Bayley量表也可应用。智商在人群中呈常步态分布,以智商100为均值,以15为1个标准差,约有95%的人处于常态曲线的中央部分,即属均值正负两个标准差之间,相当于智商70~130,曲线左侧尾端约有2.3%的人智商<70。
我国儿童智力低下的患病率约为1.2%(包括轻型),在城市约0.7%,在农村约1.4%。根据1987年残疾人调查公报推算,我国智力低下患者约有1017万人,全世界约有3亿,说明这是一种不容忽视的疾病。
智力低下隶属于中医学中的痴呆、白痴、呆病、五迟、无软、胎弱、胎怯证中。若形体发育尚属正常,但学习困难,难以教育,社会适应不良及心理与情绪障碍为主者属痴呆、白痴、呆病范畴;若以动作发育延迟为主者,属于中医学中立迟、行迟范畴;以语言发育延迟为主者,属中医学中语迟范畴;若出生后不久即现明显征象者,属胎弱、胎怯范畴。
由于本病系先天精髓失充,精明之府空虚,或痰浊阻滞脑络,颅脑内伤,神明受累而致失聪者是为疑难痼疾,由于目前尚没有改善智能的理想药物而被视为不治之症。近年来经过临床实践,证明智商是可以改善的,这打破了人们对智力低下疗效估计过低的倾向。通过中药、针灸、教育和训练可以在不同程度上提高病儿生活自理的能力,增强其独立性,学会与人交往和改善适应社会生活的能力。
【病因病理】
一、病因
智力低下的病因复杂,涉及社会、心理、生物学因素。现已查明造成弱智的病因多达数百种,尚有很多病例的病因仍欠明了。根据“中国0~4岁儿童智力低下流行病学调查”表明,其发病原因89.6%来自生物因素,10%来自社会心理及文化因素。中医学将本病的病因分为先天因素和后天因素两类。
1.先天因素    父母精血虚损,或孕期调摄失宜,精神、起居、饮食、药治不慎;或孕母罹患疾病后损伤胎元之气;或年高得子,或堕胎不成而成胎者。均禀赋不足,降生之后精气不充,精明之府未能得到充养,脑髓发育不全而成智力低下。
2.后天因素   主要有分娩时难产、产伤,使颅内损伤出血;或胎盘早剥、脐带绕颈、娩出后窒息,或早产、低体重儿、中毒;或系温热病程中因高热惊厥昏迷造成脑发育受损,影响机体和智能的发育。
二、病理
1.肝肾阴精亏损   肾为先天之本,主骨生髓,上充于脑,藏志、主伎巧,为生长之本,作强之官。肾气不足,骨髓空虚,大脑失充,则意志、毅力、意识、思维、动作皆无所本而智力迟钝,目无神采,神思涣散,动作迟缓笨拙。
肝主筋,藏血,出谋虑,主魂。肝血不足,魂不守舍,血不养脑,神智失聪,谋虑失常,筋弱不能束而立迟、行迟。
2.心脾气血不足   心主血而主神明。言为心声。《灵枢.邪客》说:“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也,精神之所舍。”人对外界事物通过感觉器官形成感知,产生印象、记忆、思维、分析、推理、判断、决策等系列思维活动,正常与否皆取决于心的功能。心的生理功能正常则神志清晰,思维敏捷,反应灵敏。若先天心气禀受不足;后天心血失于充养,则神机不利,精神离散,智力不足,语言发育迟缓。
脾为后天之本,气血津液生化之源,主四肢肌肉,藏意。脾经气血充盈则为神志活动提供物质基础。脾经气血亏虚,不能上荣于心,神失所养,智识不开,思维迟钝,意志不清,心神恍惚,肢体萎软,站立行走皆差于正常同龄儿童。
3.脑髓精血空虚   脑为精明之府,由精髓汇集而成,是人体精神意识和思维活动的统帅。王清任在《医林改错.脑髓说》中指出:“脑为元神之府,灵机记性在脑不在心。”脑为髓海,脑之神明依赖髓之荣养。脑髓充足则脑力旺盛,反应灵敏。脑髓空虚则神无所依,智力低下,记忆丧失。
4.痰浊淤血阻滞心窍   因产伤、外伤等原因损伤脑髓,瘀阻脑内,或热病后痰火上扰,痰浊阻滞,蒙蔽清窍,使窍道不通,心脑神明失主,为痰浊所蒙,肢体活动失灵。若痰浊淤血阻滞心境脑络,也可使元神无主,心窍昏赛,神识不明而失聪。
总之,小儿智力低下的病因病理较为复杂,非一因一脏所致,往往数因兼致,数脏同病。一般说来,肉眼能查出的脑病(包括遗传变性)以及原因不明的先天因素,染色体病可归属于先天不足,病多在肝肾脑髓;代谢营养因素所致者病多在脾;不良环境、社会心理损伤,伴发精神病者病多在心肝,感染、中毒、损伤、物理因素所致者,又多属于痰浊淤血为患。
     【诊断和鉴别诊断】
     一、诊断要点
     智力低下的诊断标准有3条, 缺一不可。
     1.智力水平比同龄儿童明显低下,发育商(DQ)或智商(IQ)低于人群均值2个标准差,一般IQ低于70以下(婴幼儿可根据临床判断其职能明显低于平均水平,因为现有智力测验不能提供婴儿的智商值)。
     2.适应行为存在缺陷,低于社会所要求的标准。
     3.起病在发育年龄阶段,即18岁以前。
     单有智力功能障碍或单有适应行为缺陷都不能诊断智力低下。在18岁以后出现的智力损害不称智力低下,而称痴呆。
     程度分型   国际广泛采用将智力低下分为4型的方法。
     (1)轻型:智商50~70间,即均值以下2~3个标准差,并有轻度适应缺陷。
     (2)中型:智商35~50间,即均值以下3~4个标准差,有中度适应缺陷。
     (3)重型智:商低于35,即均值以下4~5个标准差,有重度适应缺陷。
     (4)极重度:智商20以下,适应行为有严重缺陷。
      临床应用时,也可将上述4型分为轻重两型。轻型智商在50~70间,严重型智商在50以下,包括中、重、极重3型。
     二、鉴别诊断
      智力低下是一个以症状命名的疾病,智力低下又可作为一个主要症状出现在以下疾病中:如个子矮小,皮肤干粗见于克汀病;面颊部血管瘤见于脑面部血管瘤病;面部皮脂腺瘤见于结节性硬化;头围过大可见于脑积水;头围过小见于头小畸形;皮肤毛发颜色浅淡、鼠味尿见于苯丙酮尿症;塌鼻、眼距增宽、眼裂斜向外向,见于先天愚型;肝大或肝脾肿大见于半乳糖血症、尼曼-匹克病、高雪病、巨细胞包涵体病和黏多糖病。
      1.发育延迟   包括运动发育落后、言语发育落后、视觉发育落后和听觉发育落后等。有些儿童在生后数周或数月内发育落后,但随后能追上正常。
      2.脑性瘫痪   指出生前到生后1个月内由各种原因所致的非进行性脑损伤,症状在婴儿期出现,主要表现为中枢性运动障碍及姿势异常。由于脑性瘫痪表现有运动发育落后,通常易误诊为智力低下,到脑性瘫痪同时还伴有肌张力异常、反射异常和主动运动减少,且智力发育可以正常。但约有25%~80%的脑性瘫痪患儿合并智力低下。
     3.孤独症    2岁半以前发病,75%以上有智力低下,孤独表现(社交困难),言语困难(言语发育迟缓),有刻板动作,对非生命的物体有特殊依恋。
     【辨证论治】
     一、证候辨别
     1.辨先天后天   出生后渐现病态者多属于先天禀赋不足,肝肾亏虚;温热病后失调,或有产伤、外伤史者多属后天失养,痰滞血瘀。
     2.辨脏腑病位   与肾肝心脾有关,尤与脑髓关系最为密切。一般说来,兼有行迟者多系肝肾亏损;语迟者多系心血不足;神情呆钝,反应迟滞,智识不开者多属心肾不足;形体消瘦,四肢软弱者多属脾;烦躁不安,神志失常者多属肝。
     3.辨虚实   以虚证为多,也有部分实证。先天因素者以虚证为主,后天因素者以实证为多或虚中夹实证。
     二、治疗原则
     先天为病者重在补虚益智,填精养髓,可用滋肝肾、益肾精、补脑髓、健脾气、养心血、开智慧等法,以冀智力的提高。后天为病者多从祛邪着手,可开窍通脑、活血通络、涤痰化浊等法,长期守方常服。也可将效方制成蜜丸或膏剂,以半年为1疗程,可重复2~3个疗程。注意尽可能早期治疗,并配合针灸、推拿、教育及训练等综合治疗,方能取得一定的疗效。
     三、分证论治
     1.肝肾亏虚,髓海不足
     证候表现   智力迟钝,目无神采,发育迟缓,抬头、匍匐、坐、爬、站、走及说话等动作语言发育均明显迟于正常同龄小儿,日久出现两目干涩、筋骨痿软、懒以动作、反应迟钝等症。舌淡红,苔少或光剥,脉细弱,尺脉尤著。
     辩证要点   本证多见于先天愚型和某些智力低下儿,婴儿甲状腺功能低下症、脑白质营养不良等退行性脑病及出生后脑损伤等。以筋骨痿软、发育迟缓,特别是智力发育迟缓为特征。本证若出现于婴幼儿时期,易误诊为佝偻病,但佝偻病智力如常,经适当治疗,近期即会明显好转。此外,若后天久病亏损者,可因脾虚气弱日久转化而成。
      治疗主方   滋补肝肾,强筋填髓。补肾地黄丸加减。
      方药运用   常用药:熟地黄、山茱萸、山药、茯苓、牛膝、枸杞子、菟丝子、补骨脂、巴戟天、鹿茸等。若肾阳不振,命火式微者也可加肉苁蓉、淫羊藿、杜仲等;立迟、行迟者可加鹿角霜、紫河车等;语迟者可加菖蒲、远志等。
     本证以赔补肝肾精血为其要领,适加温阳之品,以求阴中生阳。肝肾足则脑髓充,智力灵性可望有所提高。然有形之精血需有情之血肉方能填补,故鹿茸片、龟甲胶、紫河车之类可作为主药长期服用。此外,右归丸、左归丸、鹿胎胶(片)等也可选用。若有阴虚火旺见症者,也可用知柏地黄丸或大补阴丸。
      2.心血不足,神失所养
      证候表现    神情呆滞,智力迟钝,不哭不闹,语迟,甚则只能无意识发音,不能用语言表达意思,或语言含混不清,词不达意,极不流利,兼见面黄少华,或皎白无华,唇舌指甲色淡,发稀黄等,舌淡红,苔少,脉缓弱。
      辨证要点   此病多为久病体弱所致,或代谢性病及某些脑炎后遗症,以语言的发育迟缓为主要特征。心之声为言,心赖血充。言语障碍,多因心血不足,舌窍不利,可根据病史辨别其系先天胎禀不足所致,抑或后天抚养不当,疾病耗伤心血,环境不良,接触交流不够而成。
     治法主方   补血养心,益智开窍。莒蒲丸合人参养荣汤加减。
     方药运用   常用药:太子参、黄芪、炒白术、茯苓、当归、炒白芍、熟地黄、远志、麦门冬、石菖蒲、龙眼肉、大枣等。若纳少便溏者加山药、焦山楂、菟丝子等;兼有涎多不能自收者加诃子、肉桂、芡实等;若先天肾气也感不足者,宜加补骨脂、杜仲、益智仁、鹿茸等。
     本证从后天着手,补脾气养心血以益智健脑,使气血能充养脑髓而提高患儿智力,可按气血虚损的程度与所累及的脏腑加以调治。因此,当归补血汤、归脾汤、十全大补汤也可服,并配合饮食营养,以后天滋养先天,可不同程度地提高患儿智力。
     3.心肾两虚,神志失养
     证候表现   智力不全,形貌笨拙,反应迟钝,神情默默,举止粗鲁,动作发育迟缓,细动作不灵敏而又欠协调,学习困难,成绩低劣,接受教育能力差,但生活尚能勉强自理,舌淡红,苔薄,脉细软。
     辨证要点   本证要从心藏神,肾藏志来辨别。因先天禀赋不足;脑髓空虚,气血不能上承于脑,神志失养,知识不开而智力低下。形体的发育一般尚可或接近正常,而智慧的发育日显差异,应及早发现,尽快图治。
     治法主方   补心养血,益肾生精。河车八味丸加减。
     方药运用   常用药:紫河车、熟地黄、茯苓、山药、牡丹皮、当归、麦冬、石菖蒲、益智仁、肉桂、鹿茸等。若夜眠不宁,惊叫啼哭者加生龙骨、生牡蛎、磁石、夜交藤等;若伴有行动障碍者,当加牛膝、续断、杜仲、木瓜等。
    本证若出现烦躁不安,行为冲动等心神不安征象时,治宜镇静安神,可用珍珠粉、龙骨、龙齿、琥珀末、丹参、怀小麦、石菖蒲、远志等镇静安神开窍益智之品。若精乏髓枯,难以教育,不懂人意,生活不能自理,神识不明者,可用河车大造丸长期服用。
     4.痰浊蒙蔽,心窍失灵
     证候表现   失聪失语,反应迟钝,意识不清,动作不由自主,或肢体强硬,或行动不便,或吞咽困难,口流痰涎,喉间痰鸣,苔腻,舌淡红,脉滑。
     辨证要点   多见于中毒性脑病后遗症及先天性脑缺陷,以痰湿内盛为主要兼证,痰浊湿邪蒙蔽清窍,痰火内扰心神,均可导致智力低下。
      治法主方   涤痰泄浊,化涎开窍。温胆汤加味。
      方药运用   常用药:半夏、陈皮、茯苓、竹茹、枳实、石菖蒲、远志、龙齿,琥珀末(冲服)、甘草等。若见肥胖多痰,胸闷脘痞,苔厚腻,脉滑等症,宜用天竺黄、陈胆星;瘀血内阻,舌上瘀斑显现者适加桃仁、红花、川穹、当归、丹参等。
     本证见有心火偏旺,肝火内扰者也可用泻心导赤散合珍珠散化裁。药用生地黄、黄连、 麦冬、茯神、当归、大黄、珍珠(先煎)羚羊角粉(冲服)、甘草等,若有神志失常之象者,可加朱砂(冲服)、马宝(先煎)等。
     5.痰阻脑络,神明失聪
     证候表现   神情麻木,反应迟钝,时作惊叫,动作延迟,语言謇涩,或关节强硬,肌肉软弱,或有癫痫发作,舌下紫络显露,舌上有瘀斑瘀点,苔腻,脉沉涩不利。
     辨证要点   本证多有颅脑产伤或外伤史。初起症状不著,日后若有躁动尖叫、呕吐等症者需及早辨明,日久发育迟缓之象毕露则易成痼疾。由于痰瘀交阻脑府,阻碍气血,脑失其养是导致本证的关键。
     治法主方   活血化瘀,通络开窍。通窍活血汤加减。
     方药运用   常用药:赤芍、川穹、桃仁、红花、郁金、丹参、玄参、五灵脂、生姜、大枣等。大便干结色黑腹痛者加制大黄、郁李仁;抽搐、躁动者加天麻、钩藤、龟甲、牡蛎。若将此方剂制成丸剂,则可加入麝香少许。
     本证若并发癫痫者,可在此方基础上适加天麻、全蝎、僵蚕、蜈蚣、石菖蒲、通天草(荸荠苗)等;面赤舌红者加牛膝;久病气血不足加当归、生地党参、黄芪;血瘀日久,症状男校者,可加水蛭,或用膈下逐瘀汤。
    【其他疗法】
     一、中药成药
     1.六味地黄丸   连服3~6个月。用于肝肾亏虚,髓海不足证。
     2.河车大造丸   连服3~6个月。用于肝肾亏虚,髓海不足证。
     3.天王补心丹   连服3~6个月。用于心肾两虚,神志失养证。
     4.枕中丸   连服3~6个月。用于阴虚火旺,痰浊蒙窍证。
     二、单方验方
     紫河车烘干,研粉内服,每次1~2g,1日2~3次。用于肝肾亏虚,髓海不足证。
     三、食疗方药
     1.桃豆花生浆   核桃肉1个,花生20粒,黄豆20粒,晚上清水润透,晨捣烂加水滤过,煮沸加糖适量即成。
     2.银耳樱桃汤   银耳3g,晚上煮透装入保温瓶内,晨起煮10分钟,加蜜樱桃10粒、白糖适量即成。
     3.芝麻黄豆糊   黑芝麻10g,黄豆50g,糯米蒸熟阴干50g,各炒熟共研末即成。每晨50g,开水调散,加糖稍煮,即可服用。
     4.兔脑猪髓汤   兔脑髓2个,猪脊髓50g,洗净,同煮熟,加盐、葱、姜、味精调味食之。
     四、针灸疗法
     1.针刺风府、风池、大椎、哑门、陶道、百会、大抒、上星、间使、足三里、神门、气海等。1日1次。
     2.耳针   取心、肾、脾、脑干、皮质下。隔日1次。
     3.穴位注射   足三里穴位注射5%当归注射液,每次0.3~0.5ml。隔日1次,20日为1疗程。
     五、推拿疗法
     取额、脊、腰;上肢部取大椎、肩井、肩髃、曲池、阳池、合谷;下肢部取肾俞、命门、腰阳关、居髎、环跳、殷门、委中、承山、解溪、昆仑、足三里、阳陵泉等。用推、拿、按、揉、搓、插等手法,1日1次,10次为1疗程。用于运动发育迟缓。
     六、西医疗法
      1.特殊治疗用于一些先天代谢病,如甲状腺功能低下用甲状腺素,苯丙酮尿症限制饮食中苯丙氨酸,同型胱氨酸尿症补充其辅酶(维生素B6、B12)。
 2、症状治疗   纠正缺陷,如视听障碍和癫痫的治疗等。
3、加强教育和训练   轻型智力低下的学龄儿童可在普通小学接受教育,中度智力低下需要在特殊教育的班级里学习,行为治疗应由专门人员进行。
【预防护理】
一、预防
1、防止高龄妇女生育和近亲结婚,做好遗传咨询和产前、围产期保健,避免滥用药物和嗜好烟酒,注意卫生、营养、环境保护,预防传染病,宣传育儿知识,提高父母文化水平,加强学前教育和早期刺激
2、做好新生儿遗传代谢病筛查,遗传病杂合子检测,出生缺陷监测、产前诊断、高危儿随访、学前儿童健康筛查等,早期发现可能引起智力低下的疾病,或在症状尚未显示之前做出诊断,发现问题及时治疗。
3、已经发生疾病、损伤、缺陷以后,要采取综合措施以减少或预防残疾。
二、护理
1、饮食应易于消化吸收,多吃含脑物质及高蛋白、高维生素食物、如鱼、吓、蛋、豆制品等。并可用新鲜猪脑或羊脑1具,加少许食盐、葱、姜蒸熟,或各种鱼头,不拘多少,常当菜吃。
2、将保健、康复、教育转向社区,减少隔离状态,以利于适应常人的社会生活。
3、以生活为基础,以家庭为基础,将生活训练内容与游戏融合一体,在生活中随时强化
【文献选录】
   《灵枢.海论》:“髓海有余,则轻劲多力,自过其度;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晕,目无所见,懈怠安卧。”
   《灵枢.本神》:“所以任物者谓之心,心有所忆谓之意,意之所存谓之志,因志而存变谓之思,因思而远慕谓之虑,因虑而处物谓之智。”
《小儿卫生总微论方.五气论》:“心气盛者,则伶俐早言笑,形神清而多发;心气怯者,则性痴而迟语,发久不生、、、、、、心系舌之本,怯则语迟也。”
《奇效良方.小儿初生总说》:“小儿所禀性质寿命长短者,全在乎精血。二者和而有妊、、、、、、聪明愚痴,皆以预定。”
《幼科发挥.胎疾》:“儿之初生,只是一块血肉耳。虽有形而无所用。虽有五脏而无其神,犹空脏也。至于变蒸之后,皮肉筋骨,以渐而坚;声色臭味,以渐而知;志意智慧,以渐而发,知觉运动,而始成童。此天地生物之心,志诚不息也。”
《幼科金针.全胎》:“先天之气其足而生者,其子易长成;如其不足,必至赶赢。”
《辩证录.呆病门》:“大约其始也,起于肝气之郁;其终也,由于胃气之衰,肝郁则木克土,而痰不能化,胃衰则土制水而痰不能消,于是痰积于胸中,盘踞于心外,使神明不清而成呆病矣。”
《医林改错.脑髓说》:“小儿无记性者,脑髓未满;年高无记性者,脑髓渐空。”
【现代研究】
一、治疗学研究
邓先军等报道用健脑益智冲剂(由太子参、熟地黄、山药组成)等治疗儿童智力低下105例,取得较好临床疗效。将135例患儿随机分为2组。治疗组105例,其中男59例,女46例。年龄最小者6个月、最大12岁。6个月至3岁者54例,4~岁者29例、7~12岁者22例,轻型23例、中型38例、重型44例。中医辨证分型:肾气不足型21例,肝肾阴亏型50例、脾虚血弱型34例。对照组30例,其中男19例、女11例。年龄1~3岁者16例,4~6岁者9例、7~12岁者5例,轻型8例、中型13例、重型9例。中医辨证分型:肾气不足型7例,肝肾阴亏型14例、脾虚血弱型9例。治疗组服健脑益智冲剂,每包5g,1岁以内每次1/3包,1~3岁每次1/2包,3~5岁每次2/3包,6~12岁每次1包,1日2次,开水冲服。连服3个月为1疗程,最多3个疗程。对照组服脑复康片,1岁以内每次0.1g、1~3岁每次0.2g,3~5岁每次0.3g、6~12岁每次0.4g,1日3次。连服6周为1疗程,最多3个疗程。两组疗程间均停服2周。治疗组疗效明显优于对照组(P<0.01),对各年龄组疗效接近。
王岚芬等以补肾填精、益气醒神立法,制成智力宝口服液(人参、枸杞、黄精、黑芝麻、益智仁、肉苁蓉等)。用之治疗70例智力低下患儿,并设立脑复康治疗对照组40例,经3个月治疗观察,治疗组在语言能区,操作能区及全量表总智商的提高程度均明显高于脑复康组(P<0.01),智力宝治疗组总有效率为50%,二者有显著性差异,通过动物实验研究,表明智力宝口服液对实验性小鼠记忆获得及再现障碍有改善作用,对小鼠急性脑缺血有保护功能,并能缓解阳虚症小鼠的阳虚症状。
刘安龙等报道用太子金口服液治疗智力低下22例,正常10例,好转8例,无效4例,总有效率82%,太子金口服液由太子参、苍术、熟地黄、茯苓、龙骨、牡蛎各60g、麦冬40g、五味子、女贞子各30g,鸡内金120g制备而成。张毅敏以头针为主配合穴位注射治疗小头畸形儿童25例,其中男18例,女7例,年龄最小4岁,最大12岁。主穴取智三针(前发际与头正中线交界为第1针,左右旁开3寸各1针)、四神针(位于百会穴前后左右各旁开1.5寸,共4针),颞三针(耳尖直上2寸为第1针,第1针旁开1寸为1.2针)、脑三针(脑户1针,左右脑空各1针,共3针)。配穴取合谷、手智针(内关、神门、劳宫)、足三针(足三里、三阴交、太冲);语言不利加风府透哑门。用0.35mmX40mm不锈钢毫针,头部平刺1寸左右,四肢穴位直刺至常规深度,得气后留针30分钟,每隔10分钟捻转行针1次,平补平泻,每日治疗1次,每星期治疗5日,4个月为1疗程。1疗程结束,休息1个月,行第2疗程治疗,根据临床表现交替选用维生素B12加维丁胶性钙、胞二磷胆碱、胎盘组织液、脑活素等药穴位注射。穴位常选择背俞穴,心俞、脾俞、肾俞,可配合下肢穴位足三里、三阴交。每次选2个穴位轮流注射,每日1次。治疗时间与疗程同针刺疗法。每个患儿治疗前后采用中国韦氏智力量表对患儿进行智力测定,4~6岁采用幼儿量表,6~16岁采用儿童量表。智商测试结果表明,治疗后患儿言语智商由54.40提高到66.24,P<0.01;操作智商由58.96提高到63.38、P<0.01;总智商由53.88提高到61.80P<0.01.
幸小玲取主穴哑门、风池、大椎,观察了解脑神经生长素穴位注射治疗43例小儿智力低下的临床疗效。方法是每天交替选择1个主穴进行穴位注射,每次根据病情轻重及年龄大小,每穴注入0.5~2ml。然后针“四透穴”,即前顶、后顶穴及左右络却穴,四穴均沿皮透刺至百会穴,并随证进行配穴,1日1次,10次为1疗程,疗程间隔1周。30次为1疗程,结果,智力进步者42例,语言能力进步者19例,走路步态改善,双下肢有力者10例,流涎减少4例,总有效率96%
陈华德等采用头针、穴位注射、耳穴按压和体针的针刺综合疗法治疗48例弱智儿童。每周治疗3次,10次为1疗程,3个疗程为观察周期,疗程之间休息1周。结果患儿的社会适应性行为评分50%有效,总智商、语言智商、操作智商有效率分别为41.6%、33.33%、45.85%。具体方法:头穴取额中线、额旁1线。顶中线和枕上正中线为主。有运动功能障碍者,陪顶颞前斜线、顶旁1线;穴位注射取穴哑门、内关、大椎、肾俞、风池、足三里,配通里、廉泉、曲池、阳陵泉等,每次选2~3穴,穴注乙酰谷酰胺注射液1~2ml;耳穴取脑干、皮质下、肾、心、神门,用小磁珠或王不留行籽,左右耳穴交替贴压,每次2~4穴。体针(用有肢体障碍的患儿)取肩髃、曲池、外关、合谷、后溪、环跳、伏兔、阳陵泉、委中、悬钟、解溪、足临泣等、
彭增福等观察了接受BAEP(脑干听觉诱发电位)检测的36例精神发育迟滞儿童治疗前后IQ的变化。结果:治疗后BAEP异常组的VIQ及FIQ(总智商)提高的差值较BAEP正常组大(P<0.05)。儿两组之间的PIQ(行为智商)变化则无显著性差异(P>0.05)。认为BAEP异常的MR儿童,电针治疗后智商的提高同电针使其脑干听觉通路的神经传导能力以及外周听觉敏感度的改善等可能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他们还通过对36例MR儿童脑干听觉诱发电位的I、III、V波各波形潜伏期与波幅变化情况的观察,发现电针治疗后其BAEP的潜伏期较治疗前缩短,V波波幅较治疗前升高。二者均具有显著性差异(P<0.05)。认为电针治疗可以加快MR听神经的传导速度、缩短其初级听觉神经元突触后电位综合作用的函数,促进MR损伤的脑干的康复。
二、药效学研究
    益智实验常用的筛选方法有:跳台法、避暗发、水迷路发、电迷路法、复杂迷宫趋食法,常用的中枢递质和受体测定方法主要有测定乙酰胆碱含量,单胺类神经递质含量等。
焦俊英等为探讨醒脑增智方(由红景天、西洋参、山茱萸、山药、远志、菖蒲、丹参等组成,经陕西中医学院附属医院制剂室制成0.2g/ml的浓缩液)对β-淀粉样蛋白(β-AP)含量的影响,以验证醒脑增智方对β-AP神经毒性的拮抗作用,采用D-半乳糖加速衰老合并Meynert核毁损为模型,知道痴呆大鼠模型,随机分为醒脑增智方组,脑复康对照组、造模组和对照组,行为学采用Y型电迷宫测试,动物经治疗处理后,采取放免发检测β-AP的含量,造模组大鼠受电击次数与空白组比较明显增多(P<0.01),提示模型大鼠的学习、记忆能力减退,提示造模成功,经治疗后醒脑增智方组合复康组的大鼠学习、记忆能力有明显提高(P<0.05),造模组β-AP的含量明显高于对照组(P<0.01),醒脑增智方组合脑复康组能够显著降低升高的β-AP,差异有显著性(P<0.05),醒脑增智方能够对抗β-淀粉样蛋白对神经产生的毒作用。
白学斌等为探讨益智合剂(由鹿茸、茯苓、石菖蒲等组成)的益智作用及益智机理、经Y型电迷宫测试,在筛选出的所有智力正常的大鼠中随机选出12只作为假手术组,采用4血管阻断法建立智力低下的大鼠模型,将40日龄SD大鼠分为假手术组、模型组、阳性西药组、中药小剂量组、中剂量组、大剂量组、针刺组、针药组共8组,分别灌胃针刺。假手术组、模型组、针刺组分别以等量生理盐水灌胃。阳性西药组用脑复康液按0.64g/kg灌胃。中药小剂量组、中剂量组、大剂量组分别按4.27g/kg、8.54g/kg.17.10g/kg灌胃。以上各组均每天灌胃1次,疗程4周。针刺组选百会穴,用30号毫针向前斜刺入2min,用捻转补法,5分钟时行针,10分钟后启针,1日1次,疗程4周。针药组按4.27g/kg体重灌胃,半小时后针刺,方法同针刺组,除针刺组合针药组外,其余各组大鼠均于每次操作前捉拿、固定、酒精棉球消毒,并用同一体位固定10分钟。在末次灌胃24小时后进行,用Y型电迷宫测试,学习功能连续测10次,记忆再现功能于学习功能测试24小时后以同样方法连续测试10次,两次均基数按其错误次数。模型组与假手术组标胶,学习记忆能力明显降低(P<0.01~0.001),乙酰胆碱(AchE)活性升高(P<0.001);各观察组与模型组比较,学习记忆障碍均有不同程度改善(P<0.05~0.01),AchE活性降低(P<0.05~0.01)。实验结果显示益智合剂及针刺百会具有益智作用,其机制可能与降低大脑皮质AchE活性有关。
石菖蒲具有芳香化湿、开窍宁神作用,临床广泛应用于中风失语昏迷、癫痫、痰厥、健忘、痴呆及其他智能障碍等病症。对缺血再灌注脑损伤有保护作用,能抑制神经细胞凋亡。吴滨等通过相关实验研究探讨了石菖蒲改善记忆作用的有效部位及其作用机制。实验方法如下:1对老年小鼠学习记忆功能的影响:12月龄NIH小鼠80只随机分为8组,6个药物组分别给予石菖蒲6个提取部位【(药量均为10.75ml/(kg.d)】;空白对照组给予生理盐水【10.75ml/kg.d)】;阳性药对照组给予脑复康【0.73g/(kg.d)】;另设2月龄对照组,给予生理盐水【10.75ml/kg.d)】。各组每天灌胃2次,连续给药10天。给药同时,采用水迷宫法训练及测试。2对东茛菪碱(SCOP)造成记忆获得障碍的影响:2月龄昆明小鼠90只随机分9组,6个药物组;SCOP模型组及正常对照组,给予生理盐水【10.75ml/kg.d)】;阳性对照组给予脑复康【0.73ml/kg.d)】。各组给药同上,末次给药1小时后,药物组、模型组及阳性药对照组腹腔注射SCOP1ml/kg,正常对照组注射等容量生理盐水,15分钟后跳台法训练,24小时后测试。3对亚硝酸钠致记忆巩固障碍的影响:分组和给药同上,末次给药1小时后,跳台法训练,训练后模型组、药物组及阳性药对照组立即分别腹腔注射亚硝酸钠120ml/kg,正常对照组注射等容量生理盐水,24小时后测试。4对乙醇致记忆再现障碍的影响:分组和给药同上,末次给药1小时后,避暗法训练。24小时后,于测试前30分钟,模型组、药物组及阳性药对照组灌服40%乙醇0.1ml/10g体重,正常对照组灌服等量生理盐水,测试记忆。5对老年小鼠脑乙酰胆碱酯酶活力的影响:前述行为学实验结束后,老年小鼠处死取脑,迅速分离出脑皮质及海马、匀浆。比色法测乙酰胆碱酯酶活力,蛋白含量、6对老年大鼠海马基因表达的影响:SD老年大鼠随机分为7组,6个药物组【(药量均为3.68ml/(kg.d)】,空白对照组给予生理盐水【3.68ml/kg.d)】,另设SD成年大鼠对照组,给予生理盐水【0.73ml/kg.d)】。各组给药同上,末次给药2h后取脑,免疫组织化学染色法检测蛋白表达。实验结果显示:石菖蒲对多种学习记忆障碍模型都有改善作用,能抑制脑内乙酰胆碱酯酶活力、提高脑内乙酰胆碱水平,诱导基因表达,这可能是石菖蒲改善学习记忆的重要作用机制之一。
        上一个: 积极心理学在我国特殊教育中的应用分析                 下一个: 关于智障儿童认知康复的探究
    
友情链接  
公司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市中区白马山南路39号 电 话: 053169980306 传 真: 053169980306 E-mail:854838307@qq.com
版权所有 © 山东济南儿童康复学校(济南市伟众儿童康复中心) 网 址:http://www.naotanxuexiao.com 备案号:鲁ICP9988  技术支持:博祖网络